2015/7/13 下午12:06:19 星期一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自强不息 >

阿里巴巴合伙人彭蕾回忆至365体育官网: 暗时刻:CEO要学会对抗孤独感 | CEO 说
时间:2019-05-31 19:07

阿里巴巴合伙人彭蕾回忆至暗时刻:CEO要学会对抗孤独感 | CEO 说

时间:02-01 18:30 阅读:5227次 转载来源:钛媒体

来源:湖畔大学

来源:湖畔大学

钛媒体注:近日,阿里巴巴合伙人彭蕾在湖畔大学讲课的时,与和学员们分享了CEO如何面对“至暗时刻”,如何面对无可诉说的孤独感。

彭蕾表示,CEO要雌雄同体,阴阳合一,既要思考业务方向,又要思考如何搭班子。“做CEO是一种反人性的、孤独的状态。CEO的一举一动都要对员工、股东、客户、市场甚至家人负责,最后却发现对自己负不了责。”

同时,彭蕾还为在场的CEO支招,她认为要与这种孤独感相处,需要做到三点:1.放飞自我;2.保持乐观,相信未来;3.要有自己的爱好和趣味。

此外,彭蕾谈到,很多创业者和公司leader都关心自己能否跟下属做朋友。她认为CEO注定是孤独的,公司越大,孤独感越重,很难跟下属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,CEO在跟团队交往时,亲切感和距离感的分寸都需要拿捏。(钛媒体编辑高梦阳整理)

以下是彭蕾演讲的主要内容,首发湖畔大学,略经钛媒体编辑:抱头痛哭的时刻

2010年,马老师让我去负责支付宝。当时,对支付宝最大的诟病是产品不好用,体验不好。如何把用户体验翻译成KPI来解决?

现在我们做电商,看订单量、复购率、成交量等等,就像餐饮看翻台率,都是看用户的活跃度。如果从这个角度看,当时支付宝用户量已经很大了,只要在淘宝买东西就用支付宝,但我问了团队两个问题:一、如果我们开放来想,淘宝直接接入银联,支付宝还有人用吗?抛开那些外部条件,我们的核心优势是什么?二、我们把用户体验转换成接地气的人话,怎么用KPI来衡量用户体验?

最后总结下来,就一个数据,支付成功率。这个来解决能用、好用的问题,之外,我们还要解决敢用的问题,“你敢付,我敢赔”。围绕这两个问题,用户敢用、能用和好用,成为支付宝的两个战略目标。所有KPI围绕这两个目标展开,我不看总交易量,我就是要看安全感和成功率。这两个问题慢慢解决后,我再看用户活跃度。

我情愿要每天100人,每天交易100块,也不要一个客户,1天交易1个亿。这是2C和2B的根本区别,是方向问题。我们确定了两个KPI,一是支付成功率80%,二是两亿三次,每年两亿用户每人至少用三次支付宝。

配合这样的战略目标,我们如何去搭配组织?虽然HR与CEO搭配很重要,但HR的1号位永远是业务老大,组织建设为战略目标服务。CEO要雌雄同体,阴阳合一,你既要思考业务方向,又要思考如何搭班子。

2010年,我去支付宝后,为了配合战略目标的调整,差不多要让一半的老员工转岗或离职,里面也有一些老同事、老同学,很痛苦,但一旦战略目标确定了,没办法。心善刀快,带着感念让他们离开,一定勉强留下他对他来说也不是一种好事,对其他有能力的同事更不公平。不合适了,彼此放对方一条生路。当时,每送走一个人,就喝一顿大酒,抱头痛哭。

现在,我们用支付宝绑定银行卡很容易,但那时候很麻烦,我们和银行一家家谈。我们最大一笔赔款是100多万,一个大客户绑定了信用卡然后盗刷,我下决心要赔,一是对外,一是对内赔给风控团队看。这样逼自己,就是为了让风控团队提高我们的能力。直到今天,我们可以用1.8元购买100万额度的保险,就是那时候练出来的。外联图片获取失败 请使用本地图书手动上传

对抗孤独感的三招

做CEO是一种反人性的、孤独的状态,就像我看到一句话说的:他们不能倒下,因为身后没有人,或是身后有太多人。CEO的一举一动都要对员工、股东、客户、市场甚至家人负责,最后却发现对自己负不了责。面对不确定感,可能连一个倾吐的对象也没有。

就像我8年前给团队提出的要求:支付宝要好用,支付率要提升,而且要安全,同时还要扩大用户基数。这些要求当时其实是挺反人性的,你在不断挑战自己和团队的极限,那种孤独感是巨大的。

要与这种孤独感相处,就要“发现”自己:我究竟要做一件什么事情?我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?对自己和周围的人们到底有什么意义和价值?

对这些问题,如果自己没有清晰的答案,自己向往的未来不能成为照亮内心孤独和黑暗的一盏灯,你就会面临暗无天日的奔忙。

我有几个比较实用的招数或许可以帮助创业者对抗孤独感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