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/7/13 下午12:06:19 星期一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能说会道 >

京东无兄弟
时间:2019-05-31 13:46

京东无兄弟

时间:04-17 21:35 阅读:3744次 转载来源:市界

一家奔跑了15年,员工18万,用户数超3亿的互联网巨兽,本来其身上常见的标签是:增长、惊喜、奇迹、巨头。

但当它突然开始裁员降薪,创始人要连发两封长文以情以理以故事安抚员工,本已沉寂的性侵案也再起波澜登上新闻头条时,你可以明显的感受到这家企业对不可知未来的焦虑。

2014年4月京东上市前夕,京东商城首席市场官蓝烨在一次采访时评价刘强东说:“刘强东隔着雾就能看清楚路。”

那时京东创业十年,十年间电商领域的B2C商家林林总总近千家,除了早已奠定优势的阿里,只有京东成了;所有的电商网站都烧钱,只有京东烧出了核心竞争力;所有人都在规模和盈利上反复纠结,只有刘强东明白规模和增速,永远是比一点点盈利更动听的故事。

那时候的京东是天之骄子,电商第二极,腾讯系头号明星。刘强东导演的京东故事蓝本,是中国电商行业的第二个千亿美金公司。

但当高速增长神话不在,内外环境急速恶化,京东不得不停下来凝视自己。

刘强东固然想和以前一样,兄弟间喝个酒谈谈心,劲儿往一处使,摆脱当前困境,但今非昔比,他不能再奢望和每个员工坦诚交心,身边的兄弟们也不再那么单纯。

他必须重新为这家公司寻觅到一种新的运行状态:既能如初创企业般人人勤奋的维持高增长,又能以一种缜密科学的管理系统和机制,让十几万人平稳高效运转。

他又陷入惯常的焦虑状态,在创业的二十多年间,这种感觉似乎从来不曾离去。

01

打仗“亲”兄弟

在做一件事时,刘强东喜欢惯性的先用同理心试探,以此希望所有人都能够坦诚交心。

96年,刘强东号称人大首富,靠着当家教、写程序、做推销存下了几十万。

有天去餐馆吃饭,听到老板要卖餐馆,刘强东心里一动,觉得是时候真的开始创一次业了。随即立刻去银行,装了两大包共24万元的现金扔给老板。

刘强东当老板的第一天就给全体员工一人发了一个卡西欧手表。规定餐馆员工从此以后不再吃客人的剩饭,员工再做新的。

听说员工都住在稻香园的地下室,刘强东就在六郎庄租了两个大院子,装了空调给他们做寝室。

那时刘强东大四,正在焦头烂额地写论文,去不了几次餐馆。瞅住机会的大厨和收银妹子轰轰烈烈谈起了恋爱。两人甚至串通把好的食材报成腐烂的食材贪掉,采购时里应外合把食材的价格谎报了一倍,刘强东怎么搞都挣不了钱,最后餐馆倒闭,背上了20万的债务。

“我当时失望极了,人是善还是恶?我对我的员工那么好,他们却这样对我,为什么?”

这是刘强东的第一课,自此他发誓“再也不相信什么感情,管理这东西靠感情真不如靠科学。”

但后来刘强东还是忍不住,这种感情牌也并非在任何场合都不适用。

京东起点低,团队都是草根。物质条件艰苦,收入不高,工作强度大,从早晨8点要干到晚上10点,周末只能休息一天,甚至还得加班。

到了晚上9点多10点钟,刘强东就招呼大家一块儿吃饭喝酒,改善伙食,一周大概两三次。

酒桌上刘强东让员工畅所欲言,有员工向刘强东说事,问问题,刘强东就听着,很少说话。

事后,员工发现他提的问题很快解决了。

这种行动式的直接回复让早期的京东员工颇有凝聚力。他们白天打鸡血般地干活儿,晚上一块儿喝酒,日子过得有滋有味的,觉得自己跟别的公司的人不一样,内心骄傲,容不得别人说京东的半点坏话。

也以此支撑住京东在发展初期微薄利润下的野蛮生长。

其实对于任何创业者来说,初期甜蜜兄弟情式的内涵,能大幅度弥补创业初期的人力成本问题。协同一心的人工效率,显然要比制度约束高得多。

2009年,凯鹏华盈中国区合伙人周炜原本考虑过投京东,那时候京东亏损厉害,斟酌再三未下决定。2011年,再考虑投京东的时候,价格已经贵了十几倍。

后来凯鹏华盈还是咬牙投了将近1亿美元,退出时获得5倍左右的回报。

周炜回忆说,“签字的时候我手也有点抖,心里没底,京东亏的太厉害。但刘强东这帮人很能吃苦,在刀锋一般薄的利润下,还能活下来,这是他过去经历带来的价值。电商是苦逼的活儿,没人能和他比。如果是纯互联网公司,他不一定比人强。”

在京东刚从中关村(000931)柜台转到线上的京东多媒体的时期。为了节省成本,刘强东要求每个员工带废弃的纸箱到公司,下班之后,员工们把纸箱又拆又改,做成适合包装光盘的小纸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