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/7/13 下午12:06:19 星期一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能说会道 >

公布财报2天内 京东300多亿人民币市值灰飞烟灭
时间:2019-08-25 03:44

有意思的是,京东在第三季度财报转换了统计口径。

作者 |  杜博奇

来源 | 天下网商

昨夜,纳斯达克延续跌势,中概股一片绿油油,京东公司的股价再度大跌7.67%,收盘价格为19.49美金。

11月19日,京东公布了第三季度财报,至今短短两天时间,300多亿人民币市值灰飞烟灭。

刘强东出现财报发布当天的电话会议上:“现在整个京东集团的管理团队已经稳定而且成型,我个人正面临四件事情: 战略、文化、团队还有新业务。”这是性侵风波两个月后,他首次公开发声。

期间,一位分析师追问刘强东:“可否介绍一下有关明尼苏达事件的最新进展情况?”

京东CFO黄宣德接过话茬,给出了一个官方回答:“我们确实没有可以告诉你的新信息……就像你看到的,刘强东已经回到公司正常工作,并且这件事并未对公司运营产生影响。”

黄宣德是纽约执业会计师,做过花旗银行的投资银行家、KPMG的审计师、多家互联网上市公司的CFO,还是易车的独立董事,对美国上市公司的规则可以说是了如指掌。那么,他说的话可信吗?

9月,刘强东事件发生至今,纳斯达克指数下跌14%,京东则下跌35%,上千亿市值蒸发。

一位上市公司的创始人,因为一出桃色风波,成了这家公司遭遇的头号黑天鹅,不仅损伤了自身形象,还拖累了原本就疲软的公司股价。这就是刘强东与京东在2018年的写照。

京东披露第三季度财报后,短短两天时间,股价大跌14%,距离最高市值缩水了60%,目前还剩不到282亿美金的盘子,与拼多多目前256亿美金的市值只有一个身位的差距。

凯文·凯利提醒那些风头正劲的互联网公司:“竞争者潜伏在你的身后,随时会掠夺你的地盘,今天你还是一山之主,明天这座山就不存在了。”刘强东显然听不进这样的忠告。他花费20年打下的江山,正在被80后黄峥创建的拼多多超越,无论GMV增速还是活跃用户增速都稍逊一筹。

抛开京东第三季度财报中的华丽数字,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活跃用户流失、GMV增速下降、运营成本上涨、核心业务亏损,凭借投资收益斩获账面盈利的基本面,它还有前途吗?

拉开时间的坐标轴,我们可以看到——京东还在增长,只不过增长的速度已经不如从前。

2018年第三季度,京东GMV达到3948亿人民币,同比增长30%。创造了连续六个季度的最低增速。作为对照,拼多多第三季度实现3448亿GMW,同比增长386%。相比之下,京东疲态尽显。

京东自称第三季度斩获30亿人民币净利润,相比去年第三季度10亿净利润,大增200%。

这主要归功于投资标的公允价值上涨,而不是主营业务盈利能力的提升。实际上,京东第三季度的主营业务亏损了6.51亿人民币,如果不是投资收益和利息收入加持,核心利润还是负数。

今年9月,京东3.97亿美金投资的英国奢侈品电商Farfetch上市,最高市值冲击到94亿美金,截止9月30日,作为大股东京东账面浮盈36亿人民币,但是这几个月随着美股大盘的下挫,Farfetch的股价也有所下跌,截止目前,京东的账面收益已经缩水了28%左右。

有意思的是,京东在第三季度财报转换了统计口径。2018年第二季度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实现净利润4.78亿人民币。2018年第三季度斩获30亿人民币净利润,则是在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的统计。如果采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的统计方式则要打上一半的折扣。

固然有无数种会计手段帮助京东公司实现数字增长,但是,用户的流逝却是不争的事实。

截止2018年9月30日,京东活跃用户数量定格在3.052亿,相比去年同期增长了4000万,不过却比上一季度下降了860万。对于一家平台型自营电商来说这简直是致命的问题。

套用饿了么CEO王磊对即时配送业务的描述,京东的主营业务也可以概括为CBD。所谓以客户为中心,C端的消费者是这一商业模式的引擎,它拉动了B端品牌商的商品销售,也让连接B端与C端的物流(D)变得有价值。用户的流失,意味着还在大举扩张的仓储物流利用率开始下降。对于采用重资产模式的京东而言,这成为提升主营业务盈利能力的一道障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