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/7/13 下午12:06:19 星期一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能说会道 >

京东撤兵澳大利亚,强东迷失明尼苏达
时间:2019-05-31 12:59

京东撤兵澳大利亚,强东迷失明尼苏达

时间:05-13 17:38 阅读:5361次 转载来源:天下网商

摘要:如果说明尼苏达是刘强东的“绊脚石”,那么澳大利亚则是京东的“滑铁卢”。

天下网商记者 杜博奇

2018年2月27日,墨尔本市区那条号称“澳大利亚第一街”的colins street迎来了一家中国互联网公司。一位当地官员对媒体说,“这是澳大利亚企业推出他们的网络平台的巨大机会”。

来者是京东集团。它在银行林立的collins street开设了一个办事处,作为面向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市场的区域总部。 京东CEO刘强东当时表示:“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客户对高质量的产品需求很大,我们进军澳洲的这一举措正是为满足这一需求而迈出的重要一步。”

来自《澳大利亚人报中文网》

京东还安排时任CTO张晨接受《澳大利亚人报》独家采访,他说:“我们拥有中国最好的供应链。我听说澳大利亚的网购体验不是很好,你们买东西在收货前必须等很长时间。你们可以做得更好。”

15个月后的今天,张晨早已卸任京东CTO的职务,colins街上的京东办公室也悄然关闭。

对此,京东回应称:“经过几年的努力,大多数澳洲优质品牌已经在京东平台上开展了业务,驻地机构已经完成了其历史使命,后续品牌相关对接和服务将由国内团队进行整合和管理。”

然而,这个回应未免太过“官方”了:它过分着眼于进口业务,却在无意之中忘记了京东此前曾大书特书的“改进澳洲网购体验”“满足当地消费者对高质量产品需求”的目标。

一言以蔽之,这个匆匆关闭的澳洲办公室并未完成它的历史使命,反而折射出京东战略收缩的无奈。

京东大收缩

2018年,刘强东创立京东20周年,预想中的庆祝之年,没有鲜花,没有掌声,没有喝彩。

这一年,京东营业收入达到4620亿人民币,毛利润达到659.5亿人民币,均创下历史新高,但是收入增速和毛利增速双双下降到了30%以下,并且还产生了将近25亿人民币的亏损。

自从京东2014年上市以来,虽然营业收入持续增长,但是一直没法彻底摆脱亏损。背后一个核心原因在于运营效率的举步不前。它的存货周转天数从2014年的29天增加到了2018年的33.4天,营收账款周转天数由4.6天增加到了10.70天,总资产周转率从2.49下降到了2.35。

4月15日凌晨,刘强东在内部邮件中披露:“京东物流2018年全年亏损超过23个亿,这已经是第十二个年头亏损了……如果扣除内部结算,京东物流去年亏损总额超过28亿”。

2018年京东物流完成25亿美金独立融资,融资完成后京东集团扔持有其81.4%的股权。一年后的今天,刘强东直言:“如果(继续)这么亏下去,京东物流融来的钱只够亏两年的。”

为了降本增效,京东加强业绩考核,关停并转了大批项目并裁撤了一批战斗力低下的员工。

5月10日,京东发布2019年第一季财报,营收1211亿,毛利181.8亿,同比2018年均有所提升。不过相比上一季度1348亿人民币的营收和191.7亿的毛利润则出现了不小的退步。

2019年第一季度,京东还罕见地实现了73.19亿人民币的归母净利润,而上一季度这个数字是亏损48.05亿人民币。京东取消了十几万物流员工的底薪,并下调了他们的五险一金比例;独立融资的京东健康等业务的权益增值,是京东盈利的两大推动因素。把时间线拉长来看,它依然没有摆脱单季盈亏循环的波动。

京东的季度业绩一直出于盈利-亏损的轮回中,它的稳健增长需要熨平这种“大小年式”的波动。

经历了明尼苏达事件的刘强东,如今正在内部大清洗,CTO张晨、CPO蓝烨,CHO隆雨先后离职,如今的京东管理层,徐雷、王振辉、黄宣德再加上新上任的CHO余睿,几乎清一色是刘强东的铁杆心腹。并且,徐雷、黄宣德二人,还是今日资本、高瓴资本推荐过来的高管。